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留学资讯>美国

暂无数据

两美元就敢留学美国,经济系毕业,他成为新任央行行长!

2018-06-20 阅读:402 来源:

谁会接任新一任的央行行长?

这个使很多人议论纷纷的问题,终于揭开了谜底。

3月19日,经表决通过,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七次全体会议决定,易纲被正式任命为中国人民银行行长。


这一天,是他60岁生日后的第14天。在这之前,他已经在整个央行体系工作了21年,在副行长的职位上干了11年。

这位新行长虽然已经从政多年,但身上却没有丝毫官僚之气,更没有一副高官的架子。他温文尔雅,但底线分明;和善可亲,但坚守原则。易纲身上许多的优点和独特之处,都要来源于他前半生的求学经历。


40年前。易纲作为知青队长在北京郊外的生产队工作,亲身经历了那个一切都要定量供应的计划经济时代,也正是由于这样一段岁月,他开始思考政府在经济上的定位。

1977年,国家开始恢复高考,易纲毫不犹豫地报名参加,他想要做些什么来改变自己的人生。在他纪念恢复高考40周年的一篇文章中,他写到:“这年我19岁,邓小平先生果断恢复的高考,改变了我的一生。”


凭借优异的成绩,易纲考入了北大经济系。大三时更是因表现突出被派往美国,分别在哈姆林大学学工商管理专业,伊利诺大学学经济学专业,并最终获得了经济学博士的学位。

14年的留美生活对易纲来说并不轻松。他曾在访谈中提到:“我1980年兜里揣着两美元,吃饭和零钱必须自己打工赚得,每个礼拜我在学校食堂洗三次碗,每次洗三个钟头,这样一来一个礼拜可以挣20顿饭和零花钱。”

为了进一步了解美国的大学和教育,易纲又申请了印第安纳大学的助理教授职位,并很快获得了美国的终身教职。

1986年易纲的月薪是5000美元,而在国内任小学校长的母亲工资是一个月99元人民币,还不到27美元。在易纲的心里,母亲比自己强多了,母亲管的是一个学校几百个孩子。而自己一星期只上两天班却可以有这么高的工资。

“为什么中美劳动生产力差距这么大?原因何在?”易纲不禁开始思索。

1994年,易纲放弃了国外安逸的生活果断回国,也放弃了IUPUI的教授职位。他的前同事,IUPUI的经济学教授Russell回忆道:“他回国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是一种责任感,他感觉自己有义务帮助中国人民。”

回国之后,易纲和一些中国的经济学者们共同创办了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也就是后来的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聚集了众多专注中国经济问题的顶尖学者。

正是因为有着丰富的知识储备和一颗热血的心,易纲成为了人们心中的“学者型官员”。

1997年,易纲进入中国人民银行工作,所谓学而优则仕,能将自己的理论知识投入到实际应用,易纲获得了迅速的成长。他主管的货币政策和国际业务,也是他在美国研究和教授的领域。2007年,易纲成为了央行的副行长,并且一干就是十几年。

漫长的留学生涯使易纲更具备了“顶层设计”的能力,有着放眼全局的长远目光。越是干到高位,易纲对学术的要求也越高。


2003年,经过长时间对通货膨胀和价格关系的研究,易纲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书《中国货币化进程》。同时,他还在《计量经济学杂志》、《中国经济评论》等杂志社发表了共60多篇中英文论文。

其英文专著《中国的货币、银行和金融市场》被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多次引用。

在担任副行长期间,易纲一直充当着坚定的改革派角色。他致力于推进汇率市场化,保持了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并大力开展了多项改革措施,推动了外储投资多元化。

在多国媒体出现的重大场合,易纲总是能以从容淡定却又一语中的的回答征服现场的记者。这样的气场与风度,与他多年的留美经历以及学术生涯也是密切相关的。


即使已经取得了如此高的成功,也实现了理想抱负,易纲依然以一颗感恩的心回馈社会。他曾写道:“我作为教师,就要认真地准备课程报答我的学生。如果我做货币政策,不管是在货币政策司还是在人民银行的岗位上,要对每个同事好,对各个部门协调,各个事情办好,最终是热爱祖国,是对国家好。”


易纲成为央行新一任的行长绝非偶然,也绝非运气。不管是他的留学经历、学术研究,还是他兢兢业业的工作态度和感恩社会的心态,都成就了如今有责任、有担当的易纲。而他上任后的进一步改革措施,也会令人期待和信服。

作为知青、作为学生、作为教授、作为行长,易纲命运的转折点始于高考,而留学更是为他的人生道路添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成为了他人生理想的奠基石。


留学这件事,不是必须,但却是必要。

只有看过世界方知自我的格局,只有先去罗马看一看,才知道哪条路是通向它最快的捷径。